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首页     共青城市首页     新房     二手房     租房     地图     家裝     地产     建筑     物业     中介     开发商     圈子     新闻     论坛

查看: 288|回复: 0

胡耀邦骨灰安葬共青城细节 富华山原叫胡家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0 04: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40?wxfrom=5.jpg

追悼会后,浏阳县委书记赶到家里,请求将父亲的骨灰葬到老家,或是分出一半,放到浏阳去安葬。母亲婉言谢绝了家乡人的好意,说:“耀邦一生完好,死了不能分成两半。中央已经昭告天下,不好改动了。”当天傍晚,消息传回共青城。场长戚善宏连夜给中央发电报表态:“耀邦永远和共青人在一起,我们将挑选共青城最美丽的青山绿林让耀邦安息。”


雨中选墓址


不久,我和大哥德平在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杨德中、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康海群、江西省委书记毛致用等领导的陪同下,去共青城为父亲选择墓址。忠厚的共青人首先带我们去的是他们最好的地方——七墩林。这是共青城内一座小小的公园,共青垦殖场的场部就在七墩林对面。场领导们说,他们希望父亲在这里安息,好一出门就能看到他。


但是我和大哥都认为,公园原本是人们放松身心、休闲寻趣的去处,在这种地方拱起一座墓地,会让人感到沉重。父亲生前最害怕侵占群众利益,死后怎么能与群众争地呢?我和大哥提出,绝不能因父亲的墓地而改变共青城的整体规划,七墩林还是留给人们做公园,墓地以离开中心区为好。于是,我们一行人向鄱阳湖边寻觅。那天细雨绵绵,而且越往湖边走雨下得越大。可是当我们走到离湖边不远的一个小山包时,天空突然放晴。一同来的共青人说,这是整个共青城的制高点,建议将父亲葬在这里。可我觉得这里过于荒凉了,这座光秃秃的红土小山包上几乎连荒草都没有,我实在不愿意把父亲一个人留在这秃山上,就要求继续转转。可是一离开这个小山包,雨就追着我们下。我们在雨中连看了两三处,都不满意。不一会儿,雨竟下得瓢泼似的,只好往回返。奇怪的是,我们的车刚开回到这个被称作制高点的小山包附近,雨声竟戛然而止,一时间出人意料地没掉一滴。


我们回到那个小山包上,走走停停,看着,说着。大哥慢慢走过来,轻轻对我说:“妹妹,看来爸爸是愿意住在这儿了。”


“我也有这个感觉。”我回答说。


墓址就这样暂定下来。


定名“富华山”


就在这座荒坡上,我和大哥根据母亲的意见对共青人表达了我们的希望:值此国家经济困难、大力压缩基本建设规模之际,千万不要为父亲的墓地大兴土木,否则父亲在九泉之下也会感到不安……


然而,共青人不同意他们所敬重的领袖就这么无声无痕地被埋葬,坚持要为父亲建一座墓地。他们请来专家,先后设计了6个方案,派人把图纸和计划送到北京,让我们家人挑选。我们选择了其中最简单的一个,是江西建筑设计院设计的。共青人报经中央批准后,施工即刻开始了。这小山包有过两个名字,令人惊讶的是这两个名字好像都或多或少的和父亲有点联系。写在县志里的第一个地名为“胡家山”,据说这里曾是属于胡家宗室的坟地;后来又有一个名字“富华山”在县志里出现,但不知是何年何人因何而起。深知父亲的母亲,选定了“富华山”这个名字。中华民族的富强,是父亲毕生的追求和梦想。


温家宝护送骨灰安葬


1990年12月3日傍晚,我们接到中共中央定于5日上午安葬父亲骨灰的通知。这时,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一年零八个月了。


12月5日,一个寒冷的星期天。一早,父亲覆盖着党旗的骨灰盒,在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温家宝和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杨德中的护送下,飞抵九江空军机场。母亲和在京的家人缓缓走出专机,大哥德平捧着父亲的骨灰盒,二哥刘湖抱着父亲的遗像,三哥德华和我爱人刘晓江抬着花圈,全家老小走在共青城的红土地上,来到热爱父亲的人群里。在墓前举行的简单的安葬仪式上,母亲将父亲的遗像交给了共青垦殖场党委书记于维忠,含着眼泪对大家说:“从现在起,耀邦就是共青的人了,他的忠魂保佑你们的事业发达兴旺。”


说句实在的,墓址确定后我有些悲伤,想起这片裸露在清风冷雨中的红土地,心里就不禁漫过阵阵凄凉。更让我悲伤的是,当时还远在太平洋彼岸的我,没能赶上父亲的骨灰安葬。因为从母亲接到中共中央通知,到安葬父亲骨灰一天半的时间里,我完全没有赶回来参加安葬的可能。所幸,当我第一次有机会来到共青城为父亲扫墓时,眼前的景象给了我莫大的安慰。仅仅两年多的时间,这片昔日的荒丘野滩,被忠厚多情的共青人建设成了满目苍翠的壮丽林园。


在墓碑旁种下一棵小柏树


墓碑是一块芝麻白的花岗岩,线条简洁的三角图形就像旗帜的一角,高4.43米,底边长10米,重73吨。碑上依次排列着烫金的中国少年先锋队队徽、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徽和中国共产党党徽,喻示着父亲一生走过的历程;墓碑的右上方,刻着父亲的侧面雕像;色泽庄重的墨晶玉花岗岩碑座上,镌刻着中共中央委员会定稿的580个字的《胡耀邦生平》。墓地两旁沿阶而下至山脚,总共73个台阶,喻示着父亲73年的人生道路。望着这片青山绿水的红土地,我越发思念父亲,在离墓碑不远的地方种下了一棵和我身高差不多的小柏树,树梢正对着碑上父亲的耳朵。山风吹来,小柏树的叶子飒飒作响。爸爸,你听见了吗,这是女儿在陪你说话……


如今,小柏树长得比我高出了至少一倍。爸爸,你是不是在小树的成长中感到了一丝安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2014-2016 共青城市房地产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